鹤如

这里是鹤如/柑草
写文填词写字都为开心,希望各位阅读的时候也一样开心
产出的都是我喜欢的,但最爱的也许并不会产
受不了压力过大或者被限制的感觉,所以写什么基本随心而来
坑品差,不轻易触碰长篇
这边主刷中土,偶尔大约会有沈谢/波旁姐妹花等等混过的老圈出没,
杂食动物,啥都吃,无洁癖,好相处!

【点梗】【熊梅】【娱乐圈au】家族访谈

欠了 @烂泥鱼人如假包换 不知道多久的【熊梅现代au】的点梗,先土下座道个歉XXXX
一个完全没有营养的小甜饼现代au,真的没有任何营养
oocoocooc,疼堂弟不愿反攻的大梅
这个设定没后续了,大概
【熊梅真的好冷
————————————————————————————
“欢迎回来,辛苦了,要吃个饭吗?”
梅斯罗斯打开宾馆的房门,就看到他亲爱的堂弟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摆弄着电视的遥控器,笑眯眯地问向他。
电视还开着,显示屏上是方才那个尴尬的家族访谈结束后无意义的互动与下期预热,他面色不由自主地泛上一层粉红,一滴冷汗也顺着脸颊淌。
直直看了数秒,梅斯罗斯才想起来回话:
“你刚才在看呀。”
这下倒轮到芬巩有些无措,虽然堂兄脸红的样子说不出的可爱,可无论是羞得还是气得,他总归不愿梅斯罗斯心里不自在,只得试着把话题从他本人身上扯远些。
“在看的,你父亲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厉害。”
这是实话,刚才费诺在访谈里火力全开,把那个开创了一整个时代的埃努歌剧院贬得不值一文,左一个安于现状右一个不思进取,还把他家排行三四五的那三个小闹腾带得激动不已,几乎要跟着他一起排着桌子大喊。
最后,还是在梅斯罗斯和梅格洛尔一声声的“泰尔佩还小,在他面前这样不好”里,仿佛冒着火光的四人才渐渐安静,全程方能舒口气。
梅斯罗斯被芬巩的话带着回想起刚才的恐怖场景,依然心有余悸,也只好把话一块往远了说:
“是,是啊……哈哈,一把年纪了还这个样子。他的粉丝也是,加起来怕是比我们七个都多。”
这个话题再谈下去也只是徒增尴尬,两人心有灵犀,一齐坐到餐桌旁,准备用吃饭来缓解一下气氛。
教养使然,一直以来梅斯罗斯和芬巩在进餐时都是颇安静的,只是今天似乎不说些什么这屋子就好像冻了冰似的待不下,于是梅斯罗斯斟酌着开口:
“明天是你们家的访谈吧,要不要我送你去。”
“好呀。”
芬巩想也不想就应下,让自己的堂兄兼爱人送自己去赴会确是相当幸福。他用汤匙搅着面前的浓汤,忽的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脸上漾起一丝笑意,道:
“被粉丝看见又要乱说乱写。”
听了这话,梅斯罗斯干脆将餐具都放下了,双手掩面长叹一声,感慨道:“这你都看!”
芬巩眯起了那双灰色的眼,笑得更开心了,看见堂兄连餐具都丢掉不要,便直接舀起一勺汤送到对面人嘴里,才回答:
“看嘛。有挺多写得挺好玩的……”
说着,他支起上身,俯身到梅斯罗斯的耳边,轻声道:
“他们似乎更喜欢您在上面。”
闻言梅斯罗斯也笑出了声,抓住堂弟的胳膊就来吻了下去,他身量更高大,似乎主动些也无甚差错。
梅斯罗斯的舌在芬巩嘴里攻城略池,芬巩似是十分不习惯这样的堂兄,有些愣住了,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很快掌握回了主动权。
直到两人彻底交换了口中汤的香味,都已筋疲力竭,芬巩才喘着气问:“怎么,Maitimo,今天要试试她们写的那些内容吗?”
梅斯罗斯放开芬巩,摸了两把堂弟掺了金丝的发辫,摇了摇头。
“不了,我舍不得呀,我想要Findo高兴才好。”
这话说的芬巩都红了脸,他又楞了,站在饭桌前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手都不知往哪里放。
梅斯罗斯倒是反应快些,直接把还怔在原地的芬巩按回了座位,还顺手把刀叉放回他的手上。
“继续吃吧,刚才才吃了多一会儿,不要饿着。”
刚才那么一闹,谁还吃得下去。
芬巩真是头一回发现他堂兄还能这么恶劣,心里想了千八百遍一会儿如何从床上讨回,却又被梅斯罗斯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
“吃完后早些睡吧……虽说你家的访谈可能要正经的多,可难免……不会碰到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要给我父亲今天的发言打圆场……早点歇下吧。”
芬巩突然就很不想去。

【填词】见江山

终于搞完了!七首!大工程!
表白卷卷给我们带来的这么一段美好的故事!谁能不爱徐大顾二程三林鹿小流呢X
————————————————————
破阵子·徐冉
刀影斩金断玉,凛光辉若银星。
纵马扬鞭赴盛宴,袅袅娉婷笑醉酩。
巾帼束赤绫。
关境高台风厉,旌旗犹带寒冰。
矜傲烈阳明耀处,离燹携歌乱世宁。
甘将社稷平。
————
巫山一段云·顾雪绛
醉卧金湖上,执刀御案前。
半池清雪降花间,谁不羡少年。
心葬往昔仇怨,水漾春波潋滟。
含烟紫雾罩南渊,黑羽散寒天。
————
柳梢青·程千仞 
东境纷杂,渡川入暮,难赏春花。
激水逐流,千山过罢,南向寻家。
一朝览尽天涯,星楼下,朝堂肃杀。
大梦忽惊,江山如画,谁见烟霞?
————
踏莎行·林渡之 
杏林南山,呦呦鸣鹿,伶仃竹影沾晨露。
棋如星落海天舒,孤佛空叹红尘苦。
雪覆楼台,菩提无树,蓬莱此去无多路。
冥徊几世万篇书,遍吟佛偈轻舟渡。
————
西江月·程逐流/朝歌阙
稚子初识情致,捧书夜话桑麻。
重楼飞雪遍生花,英落瑶池添雅。
朝送青篱墨瓦,夕歌宫阙流霞。
半生醉梦愿同他,暖帐悄熄烛蜡。
————
少年游·南渊四傻 
雄途天下气凝绝,唱和四声叠。
听风歌月,拥炉醉雪,年少笑离别。
庙堂高远江湖险,飞絮漫穹天。 
对弈拨弦,旧名重念,把酒望炊烟。
————
 一七令·见江山 
修。
挚友,同游。
时年少,不知愁。
青山试武,太液泛舟。
共临江酹酒,同划卷筹谋。
破暗夜得晴昼,数寒暑度春秋。
心无愧悔任赞诟,身留人间忘喜忧。
————————————————————
关于平仄:只会说普通话,搞不太懂入声,因此简单粗暴地把普通话中的阴平阳平归为平声,上声去声归为仄声,请不要在此方面过于纠结。

夏日之门已经过去了,可是还是很想写出来
贡多林领主与王室们的名字
由上至下分别是
Duilin(飞燕领主)/Egalmoth(彩虹领主)/Galdor(圣树领主)/Salgant(竖琴领主)
Penlod(梁柱/雪塔领主)/Rog(怒锤领主)/
Glorfindel(金花领主)/Ecthelion(涌泉领主)
Tour(白羽领主)/Idril/Earendil/Maeglin(鼹鼠领主)
Turgon
Turukáno
——————
第一次转写辛达林,和昆雅差别还是很大的
只有陛下的父名是昆雅了

【诗歌】记盛夏之门

撑不到凌晨了……
————————————————————
唱不尽的挽歌与道不完的话,
尽皆诉说着心头未结痂的疤,
那已是梦里的家。

那年时节正当盛夏,
肃穆的王旗映着天边的朝霞,
少女的柔荑将花瓣抛洒,
笑容绽放在每个孩子的脸颊,
水乐之岩依旧满目繁华。

顷刻间笛声喑哑,
以至惊到了玩闹的娃娃——
“Amal,Amal,那边的是什么呀?”
是冲天的战火染红了天涯。
他们将背叛者从高墙扔下,
祈愿护得家园无暇,
却是无法挽救飘零破碎的国家。

守城的战士惊异地披上银甲,
利剑斩断长发,鲜血漫过砖瓦,
王埋葬于倾颓的白塔,
骄阳明辉只得远乘星槎,
谁知旧友而今在何方天下?
盛世崩塌,
荣光耀眼的故国啊,
竟湮成了一抔尘沙。

不知何时才能通达,
只愿史书将这一页完整描画,
记下那年寒风飒飒的盛夏。
——————————————————
又到盛夏之门了,
时间好快啊,恍惚间还是过去年盛夏之门的模样。
去年是歌词,今年是诗,时间紧了点,所以感觉还是……比较简陋吧,有一丢丢难过。
明年……不知还有没有时间。

想试试能不能搞,于是就写了出来
圈圈魔戒铭文!
过程让人很快乐

【北美吐槽体番外】凯勒巩的美妙一天

欢乐向段子文,给北美吐槽体系列一个小交代X←依然偶尔会更
不过暂时想写一些正经向
疯狂ooc预警
cp的话内含梅熊和一点点点三白,雷慎
——————————————————————————
劳瑞林的金辉洒满了整个维林诺,此时,正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
也许一切都是一如的旨意,冥冥之中,库茹芬,一个向来不屑于关注家庭伦理琐事的正直男精,不由自主地点开了一个名为“弟弟领回来个小崽子,全家人仿佛都中了邪”的吐槽。
起初,我们伟大的第三位库茹芬威觉得这玩意写得莫名其妙,看得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可看到后面,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看那些人的反应不就是当初他领泰尔佩回家时候的的他爸他哥和他弟吗?!!
他觉得抓出投稿人这件事简单无比。
除了他不可能有别的精这么干。
于是他“啪”地合上电脑夺门而出,一把拽开了他三哥凯勒巩的房门,不管他桌面上正编辑着的奇怪文档,径直擒住了他的肩膀。
“Turkafinwe,啊,你对泰尔佩是有什么意见啊,啊?”
凯勒巩懵逼了,但机智的他顷刻间就反应了过来。
大事不妙。
他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无辜道:
“啊什么你啊?我对他能有什么意见,他还那么小那么乖那么可爱,又是我唯一的侄儿……”
“你这——”
在库茹芬无情的拳头重重砸在凯勒巩肚子上的前一秒,小银拳凯勒布理鹏及时出现在门口。
“Atto,”他开口,属于孩子的稚嫩声音传了过来,此时此刻,这就是凯勒巩心中的天籁。
“……您在和三伯干什么呢。”
“……咳。你别管,这是锻炼身体。”
孩子他爸别开了头。
“好吧。Atto,我来是要说爷爷叫您去工坊哦。”
“快去吧快去吧,别让Atar等急了哈。”
凯勒巩迫不及待地把库茹芬从自己身上推开,顺便把他往门口送了两步。
“明天见!”
说完最后一句,凯勒巩甩了甩头就选择性遗忘了刚才的一切,继续编辑他正写着的文档。
上书“一人恋爱,全家崩溃。”
此时正是双圣树交辉的时刻,泰尔佩瑞安柔和的银辉照耀着维林诺,天上隐约缀着几颗瓦尔妲的星辰。
也许一切都是一如的旨意,冥冥之中,梅斯罗斯,一个目前心中只放着可爱堂弟的正直男精,不由自主地点开了一个名为“一人恋爱,全家崩溃”的吐槽。
他的反应和库茹芬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好吧其实也差不多,总之是越看到后面越觉得熟悉。
是自己和堂弟没跑了。
心思缜密的费家大哥又往前翻了翻,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似乎在描写他五弟的吐槽,再联想到上午凯勒巩房间传出来的声音……
确定就是他了。
于是他“啪”地合上电脑夺门而出,一把拽开了他三弟凯勒巩的房门,不管他桌面上正打开的奇怪聊天窗口,径直擒住了他的肩膀。
“Turkafinwe,嗯,你对我和Findo的事有什么意见,嗯?”
经历了一次大事的凯勒巩已经不懵逼了,他直接开口道:
“嗯什么你嗯?我对你俩能有什么意见,Findo他那么好那么可爱你俩又那么情浓意密你侬我侬……”
“你这——”
在梅斯罗斯即将把凯勒巩的脑袋重重按到桌子上的前一秒,梅格洛尔及时出现在门口。
“大哥,Turko,”他开口,听起来明显咽了咽口水的声音传了过来。此时此刻,这也成为了凯勒巩心中的天籁。
“……你俩干什么呢。”
“……呃没事没事没事我们啥事也没有,真的。”
这次别过头去的是凯勒巩自己。
“好吧。那个大哥啊,Findo他现在在你房间窗户底下……你最好……”
梅斯罗斯的眼神一下就有了光彩,自己自觉地从凯勒巩身上下来,对二弟道了谢就愉快地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把凯勒巩遗忘在脑后。
“一如在上这都什么事儿啊……”
一天连受两次高级惊吓的凯勒巩心里后怕,把这一天的美妙经历发给了雅瑞希尔,只得到了堂妹一个标准回复。
“该。”

原来我比较像欢欢的吗😂
然后完全,完全不像费费😂

【填词】【全BGCP向】百恋歌

最后搞得有点急匆匆的😂
算是情人节贺词X
其实还有个私心bl版本,只填了两段,完成遥遥无期……
————————————————————————
原曲:百恋歌
【FinweXMeriel/Indis】
旧时悼 唯留火魄雾霭烟云消
新光昭 苍茫泪洒韶华空寂寥
【FeanorXNerdanel】
天清晓 火光耀 晏晏笑语萦空绕
海浪啸 往事入梦化波涛
【FingolfinXAnaire】
晖光皎 风轻扰 心思静美岁月好
破青霄 铺绣罗绮望远道
【FinarfinXEarwen】
彩霞落 晴空照 珠玉莹莹鸿鹄闹
欢声悄 叹游子离乡归途遥遥
【TurgonXElenwe】
执手携 柔情悦 温存相依不作别
意凄绝 冰寒风冽金丝黯然沐霜雪
【EolXAredhel】
深林猎 羽翼削 不问姻缘尽劫掠
微光灭 徒留得 残血
【TuorXIdril】
灿阳瑰 城畔水乐泠泠洁羽萃
塔倾颓 蒙福却与家园隔山水
【EarendilXElwing】
晚风吹 海蓝蔚 远洋遥迢何时回
白鸟飞 明辉萦怀心终归
【CelebornXGaladriel】
叶葳蕤 笑浅微 入梦亦举案齐眉
时光褪 再沽酒同舟共醉
【ElrondXCelebrian】
星辰璀 流云垂 结发凭栏苍穹邃
银冠碎 孤帆飘摇血泪散成灰
【AragonXArwen】
乐轻和 水清波 湖畔桥上月澄澈
夕星落 幽谷光黯希望于岁月成歌
【ThingolXMelian】
万年过 温情脉 回眸眷目手相握
风萧索 故国已 湮没
【BerenXLuthien】
木叶芾 蔓草芜 夜莺蹁跹于林舞
步荆路 伴泪歌咏传说回首更命数
【AmrothXNimrodel】
溪水汩 悬飞瀑 林中少女衣如素
失影踪 坠海中 迷途
【AegnorXAndreth】
炽焰烰 慧心悟 光阴匆匆不束缚
寒暑枯 望天长地久却同殁终成阻
【KiliXTauriel】
孤山雾 心独驻 密林苍苍未障目
划天幕 挣世俗 桎梏
【合】
饮霜露 晨归暮 万水千山谱长书
读往故 合卷绣入织锦旧事愿回溯
点灯烛 心话诉 日月明灭记沉浮
世路苦 仍不负 情愫

古三的副标题是梦付千秋星垂野诶
一句话想起好多人来……
一股子星辰陨落的味道
想拿来搞点事情

Namárië

Ai! laurië lantar lassi súrinen,
yéni únótimë ve rámar aldaron!
Yéni ve lintë yuldar avánier
mi oromardi lissë-miruvóreva
Andúnë pella, Vardo tellumar
nu luini yassen tintilar i eleni
ómaryo airetári-lírinen.
Sí man i yulma nin enquantuva?
An sí Tintallë Varda Oiolossëo
ve fanyar máryat Elentári ortanë
ar ilyë tier undulávë lumbulë
ar sindanóriello caita mornië
i falmalinnar imbë met,
ar hísië untúpa Calaciryo míri oialë.
Sí vanwa ná, Rómello vanwa, Valimar!
Namárië! Nai hiruvalyë Valimar!
Nai elyë hiruva! Namárië!
——————————————————
凯兰崔尔送别诗
撸完√